Tag Archives: 饺子

在袁老家吃饺子

        25日晚,袁老忽然来电话,说晚上去他家吃饺子,我说请客呀,袁老说哪里,叙叙旧吧,还有一位是陈云其,没别人了。袁老大连人,在东海舰队服役多年,80年代转业至鄞县文化馆,从此在宁波安家乐业。其时我曾以文学青年的身份,多次去文化馆拜访过袁老。         饺子是我喜欢吃的。宁波从前有家“东北饺子”,开在雷公巷那一带,去吃过好几次,口味纯正。有时候走过雷公巷,我就会想起那家店来。怀念。         后来,在城隍庙淘碟时看到一家“大娘饺子”,吃过几回。味道也就这样了。         袁老的北方饺子做得地道,我吃了近20只。边吃,我就想到自己当兵时吃的饺子,也是这个味。         饺子那玩意,与汤圆一样,非得自己包才好吃。         过年我家会自己包汤圆,而从没想到过要包饺子,除去怕烦,另一个深层原因是,饺子被我视为外来品,汤圆才是根。         桌上有盆青瓜拌凉皮,正宗大连菜。袁老说,老家的菜就是忘不掉。的确也好吃。         还有一些别的菜。老袁的夫人和蔼,在一边张罗。         我带去了一瓶52度的伊梨特曲。当场打开,我只抿了一小口,袁老与云其各干了一杯。谈了一会宁波文坛的掌故。他俩混宁波文坛多年。         稍后云其的妻及儿子也一起过来吃了。           家庭吃饭的气氛当然有别于饭店。在饭店大家都吃得那个带劲啊,虽然许多时候都是私人请的,但满桌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快朵颐的样子,都象是吃国家的了。而家庭宴请,最能让人想起伦理道德。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Posted in 作文 | Tagged , | 16 Comments